uni

vb🆔:Uni_Lsong

林深有归处 20

人类轩&狼族文

直掰弯

私设一切皆有可能

 

20

 

昨夜闹得晚,导致小家伙新年第一天就睡过头。迷迷糊糊被人牵着往西山去的时候头上还顶着小鸡窝,手里抓着热乎的烧饼走两步啃一口眼神都难聚焦。养了个小祖宗自是没法,小狼还得端着水壶时刻照看着,生怕他噎着自己。

 


等到烧饼啃完暖阳高照,宋亚轩才重新开机启动大脑,软乎乎偏着脑袋问身边狼,

 

“文哥,你困不困啊”

 

……

 

哪里敢困呀,又要看路又要看人的操着几份心,刘耀文揉揉太阳穴暗想下次再要早起头天晚上可不能这样,宝贝儿再诱人也不行。

 

“不困,轩儿走快些吧,去晚了人该多了”

 

 


两人紧赶慢赶到西山脚下又爬了数百级台阶才见寺门,果然已是人潮涌动香火旺盛。刚一进来便有小师傅给他们每人发放三支祈福香,小心翼翼接过虚握在手里,心境一下都虔诚。

 


宋亚轩是揣了件心事的,他思忖着总想问清楚可又没合适的时机,眼下殿宇庄严古木葱茏,还未踏入正殿就已心生敬畏,满堂神明照佛总不敢有虚言,便想借此机会探探口风。

 

捏着香打了半天腹稿,手心都出汗,谁料踌躇半晌刚想开口却被小狼抢了先,

 

“轩儿?又呆住啦?这么困嘛”

 


一双深邃柔情眸盯得他话到嘴边又咽下,

 

“嗯啊?没有文哥……怎么啦”

 

“到我们点香咯”

 

“哦哦好”

 


算了,等祈福结束再问也行。

 



小狼此时倒乖,一步一步有模有样的跟着宋亚轩学。在红烛芯儿里蘸些许蜡油再点香,两三秒就燃着,忌讳用嘴吹灭,便拿手举着上下扇动,直至火苗化作一缕青烟悠悠延绵才将三支香稳稳插入供香台内。紧接着双手合十朝着大殿方向郑重拜了三拜,这才算结束第一部分。

 

宋亚轩拍拍袖子打算继续进殿叩拜时被小狼轻拽了过来,以为有什么要紧事心一慌,结果耳边传来压低嗓子的一句,

 

“轩儿那个红烛好美,等我们洞房花烛时满屋子都点上好不好~”

 

“不正经!”

 

怎的这种地方还能调戏他!

 



转身自顾自跨进殿不理狼,认认真真跪在蒲团上叩拜。殿内檀香醇厚梵音阵阵,宋亚轩心绪逐渐安宁。

 

闭目冥想,原以为所求之事诸多,其实细思下来不过【不悔】二字。

 

他祈愿刘耀文爱他;祈愿不曾骗过他;祈愿今后无病无灾岁岁年年长相守……说到底不过是希望自己能不悔这一路走来做的每个决定。救下他,带他回家,照顾他,接受他是狼族,信任他,爱上他,每一步都走得荒唐又坚定,唯愿不悔。

 

他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是被上天偏爱的人,好不容易有的家,真的不想失去。许完愿睁眼偏头,刘耀文就跪在他左侧,动作有些笨拙还不太标准,却也能看得出其心诚。默默起身等在一旁望他背影出神,也不知小狼求了些什么。

 



两人一同出来时都缄默不语,并肩走了一会儿宋亚轩主动握上一直碰擦到的温暖大手,只是瞬间就被用力回握住,

 

“轩儿”

 

“嗯?”

 


“要一直在我身边”

 



脚步忽地停下,刘耀文不解回头便撞上蓄满水汽的杏眸,楚楚可怜一下绞着心都痛,将人整个拢进怀里紧抱着,不明缘由也要先哄,

 

“怎么好端端的又掉小珍珠呀”

“轩儿乖不哭了好不好”

 

脑袋埋进胸膛小声啜泣,有点丢人可情难自抑。刘耀文总是这样,只一句话就能给足他安全感,让他不容置喙,让他无条件信任。

 


“文哥,你真的会一直陪着我么”

 

怀里半天不出声哼唧出这么句话,原来症结在这儿,

 

“轩儿你小脑瓜里又想什么呢,我只有你了还能去哪儿”

 

“那你保证!”

 

“好,我保证,一辈子缠着轩儿,以后做鬼也要跟着你~”

 

“哼!”

 


“新年第一天开心点儿嘛,走,带你去买孔明灯”

 

“要那种大的!”

 

“好~”

 

“买三个!”

 

“好~”

 

……

 



好说歹说算是哄好了小祖宗,牵着人快步下山一路寻觅商贩。小家伙眼尖,隔老远就瞥见前头有卖孔明灯,三步并作两步走,兴奋上前。刘耀文跟在身后喊着让人慢些却也由得他蹦蹦跳跳,眼皮子底下出不了事儿,小朋友开心就好。

 

小家伙率先在摊位前站定挑选起来,从没亲手碰过只觉得哪儿哪儿都新鲜每个都想要。正当他拿上一个转身想问刘耀文好不好时忽地被人撞了个趔趄,那人倒是眼疾手快扶住了他,连声道歉,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撞到你了”

 

“啊,没事没事”

 


宋亚轩一心扑在孔明灯上并不在意,不远处的小狼却已是警铃大作满目冰霜,撞轩儿的人虽陌生但举手投足间都让他生疑——街道宽敞,仅有三三两两行人来往,怎的就会突然撞上。

 

狼族敏锐,他不信这是巧合,这段时间的种种迹象都让他觉得不安,又联想起之前小猴的话,不禁脊背发凉,那人,会不会是易容后的叔叔。

 

倘若真是叔叔,此番行为又所求为何……是看破自己和轩儿的关系想要警告他随时可以毁了自己所爱,还是已知晓秘术要毁了轩儿继而阻止自己称王,又或是其他阴谋……但无论哪种,轩儿都已陷入极端危险,他不愿也绝不允许他的轩儿成为牺牲品。

 


不再多想快步上前将小家伙拥进怀里,眼下只有踏踏实实抱着才有一丝安心,

 

“怎么啦文哥~你看这个好看嘛,上头画了梅花耶”

 

他的轩儿还是那么单纯美好。

 


“好看,轩儿刚刚撞疼没”

 

“我哪有这么娇贵嘛,那我就买这个梅花的,竹叶的和小鹿的!”

 

“好~”

 


宋亚轩说着就伸进衣服里摸荷包,两三秒后笑容却僵在了脸上——手指最先触上的不是荷包布料,而是一张叠好的纸条。








评论(31)

热度(136)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