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

vb🆔:Uni_Lsong

林深有归处 22

人类轩&狼族文

直掰弯

私设一切皆有可能

22

 

刘耀文独自在竹林站了半晌才离开。

 

他不知道小家伙为什么会跟来,不知道他究竟听到多少内容亦不知轩儿是多久前就觉察出异样……

 

突如其来的变数让他只能孤注一掷。

 

能保得轩儿平安便好。

 

 


再次回到屋子里时只见床上小小一团背对他靠墙缩着,好似依旧熟睡。几束晨光洒进,窗外偶有婉转虫鸣,还是一片岁月静好闲适安宁景象。满腹心事暂且被搁置,眼里只剩意中人,动作放缓静谧凝望,他的轩儿永远让人柔软,让人心疼,让他有守护欲望。

 


脱下衣物重新躺回床上,熟练地替小家伙掖好被角,伸出手悬在半空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落下和往常一样连人带被半包围搂着,哄小孩儿似的轻拍——

 

轩儿每次睡不着时他这样拍一会儿很快就能进入梦乡。

 

他醒着,他知道。

 


柔柔拍了十多分钟,肩头不再有细微颤抖,呼吸也终于平顺。小人儿睡着后倒是乖巧,寻着本能下意识就转身往他怀里靠,红扑扑的小脸儿还挂着泪痕,满目哀愁,一下心口又酸又胀。指腹轻抚眉宇,在额间郑重落下一吻,抱得更紧些。快了轩儿,相信我,再等等我。

 




 

小人儿悠悠转醒时脑袋还贴在刘耀文胸口,缓了一会儿清醒过来连忙撑着胳膊坐起身,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虽幅度很小但还是落入狼眸,不免内心一颤。

 

小家伙开口却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文哥我起晚了,今天还没咬我呢,快点儿~”

 


他怎么,怎么还会愿意……

 


“文哥?”

 

“啊?啊好”

“轩儿背过身子”

 

小家伙坐在原地没动,迟疑片刻问得小声,

 

“文哥…我可以不转过去么”

 

“嗯?”

 

“我想抱着你……”

 

“行是行”

“不过轩儿怎么……”

 

话音未落就对上那双澄澈眸子,可怜兮兮下一秒就要落下泪来,想不了其他直接拢过来抱着,真要心疼坏了。

 

“轩儿要是不想就不咬了好不好”

 

脱口而出的话让怀里身子明显顿了一下,继而绵软放松缓缓回抱,小脑袋埋人肩头斜靠着委委屈屈嘟囔,

 

“可是那样文哥就要变成小狼了”

“轩儿不要,轩儿要文哥陪”

 

“轩儿……”

 

“文哥你咬吧”

 

“唉。”

 


蓬松大尾巴变出来让他抓手里,本想着这样小家伙心情能好些,可獠牙刺破肌肤的一瞬那小身板儿还是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起先只是打了个哆嗦,没两三秒整个肩膀都颤栗不停,嘴巴努力想闷住不吭声最后还是止不住呜咽,小手不自觉的用力将他尾巴都捏疼了……不应该啊,明明施了止痛术的。

 

草草结束赶紧抱着哄,

 

“轩儿对不起,弄疼你了么”

 

“没,没有……”

 

嘴上矢口否认啜泣声却越来越大,下巴撑着小狼肩窝,泪珠啪嗒啪嗒直掉,滴在尾巴上又顺毛滑落,神色黯然,悲恸欲绝。

 

 


从竹林仓惶逃离到现在,宋亚轩终于做了自己人生最无畏的决定。

 

 

委屈、害怕还是难过,说不上来心却酸得厉害,或许因为从未意识到哥哥在他心里已占据这么重的分量,重到明知一切都是圈套他依然可以装作什么都不懂乖乖当个牺牲品为他赴死。没有值不值得,没有对错。

 

我本孤身一人,了无牵挂亦无什么非要得,什么不可失,这数月切切实实的快乐是你给的,对我的细心呵护万般照佛都不假,这便够了。

 

便不后悔。

 


哭,只是遗憾自己再无缘分与君日日相守至白头。

……

 


“哎,轩儿被我这番折磨,实在是委屈了”

“都是哥哥的错”

 

小狼不敢问他为何哭,只能一遍遍轻声哄着,再难也就还剩九天,轩儿的苦快熬出头了。

 

 

“我愿意让文哥咬的……”

过了许久小家伙换了边儿肩头趴着,还软绵绵挂人身上,情绪看着缓和了些,把玩着狼尾小声呢喃。

 

“好,轩儿最乖~”

 

“想吃元宵”

 

“不是要等元宵节?”

 

“现在就想吃嘛”

元宵节,怕是等不到了吧。

 

“那就给轩儿做~还想吃什么别的么?”

 

“不要了”

“不过文哥,孔明灯还没放呢”

 

“对哦,轩儿今晚想放么?”

 

“好呀~那我去准备笔墨,下午把愿望都写上”

 

“都听轩儿的”

 

......



 

下午两人一同给孔明灯再做装饰时倒像是回到从前那般无忧无虑的日子。

 

小家伙认认真真在那梅花图案旁画上两个小人,花前月下别有意境。哥哥倒好,见状直接大笔一挥又添上个圆滚滚的奶团子,画风不搭笔迹潦草气得小人儿抬手作势要打,

 

“文哥你捣乱!”

 

“哪有嘛~这不鲜活多了?”

 

小狼理直气壮拎起孔明灯拿远了瞧,越看越满意。

 


“哼!这什么呀胖乎乎一团”

 

“你嫌弃你儿子啊”


“别瞎说!”

 

小家伙这下是真急了,转头就去捂哥哥嘴,却没想被人双手撑在桌边圈进怀里。小狼嘴被捂着也没反抗,只是慢慢低头凑近,一点,再一点,近到怀里宝贝儿不得不把手松开,红了脸乱了呼吸。

 

“没有瞎说”

“轩儿,以后给我生宝宝好不好”

 

“以后……”

 

“嗯,以后”

“等轩儿再大些,等轩儿愿意的时候”

 

我这样说,能让你放心些么,我的傻轩儿。

 


“文哥我……唔!”

 

没等人回答,剩下的话被堵回腹中,所有疑虑不安都化在这个情意绵绵的细吻里。一遍遍轻捻chun//瓣描摹唇//形,像是要把对方刻入脑海融进身体,小手自然地环过脖颈搂上去,刘耀文便顺势托着他抱上了桌。两人吻得动情,难舍难分,直到小家伙晕乎乎的想起这青天白日的不在屋内才推开人气喘吁吁的低头擦嘴。实在是可爱。

 

“我只当轩儿答应了”

 

“烦人!”

 

“那接着画么宝宝?”

 

“你先画!我要进屋休息会儿了!”

小家伙说着逃似的回了房。

 


小狼望着匆匆关上的屋门叹气,怎么还是亲一亲都害羞。不过心情应该是好些了吧……








评论(38)

热度(226)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