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

vb🆔:Uni_Lsong

彩蛋是小狗日记08~

小狗的计谋🤔已开始全方位渗透!

彩蛋是一些后续,涩涩轩被制裁哈哈哈😆

轩轩:点一首难忘今宵🙏


林深有归处 33


人类轩&狼族文

直掰弯

私设一切皆有可能

 

33

 

日子一转小狼闭关修炼已有月余。宋亚轩从一开始乐得清闲到后来百无聊赖,如今已是掰着手指头数日子盼归期。俩人自相识起就没分开过,一下没了哥哥陪伴,哪儿哪儿都不适应不习惯。小家伙撑着脑袋坐院子里惆怅,思考自己从何时起竟这般依赖哥哥。

 


这阵子想做回老本行上山采药可没了小狼带路根本找不到上好药材;去了趟集市带回新鲜食材本想多做些吃食但想想自己一个人的饭量便也作罢;原先不觉得辛苦的家务活儿一下全落回自己肩上竟矫情的感觉繁重;就连晚上入睡都有些不适应,只因早就习惯每晚窝在哥哥怀里安眠……

 


好想文哥哦,小家伙懒懒趴在石桌上发呆,毛茸茸的狼耳都软软耸拉着没什么精神——约莫一周前,他突然发现自己可以控制耳朵和尾巴的出现,这个小惊喜还是让宋亚轩开心了一整天,对着铜镜变出小耳朵,动一动再收回去,又摇摇小尾巴,新奇得很。

 


很快适应后就没什么特殊感觉了,这份欣喜也被日渐浓郁的思念湮没,不知道文哥怎么样了,辛不辛苦顺利与否,也不知他何时归。但冥冥之中宋亚轩总是相信哥哥说能提前就一定能,再过个十日应该就能相见了吧。想着想着打了个哈欠,有点犯食困,都没回屋就直接趴外头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天都暗沉,宋亚轩是被垫着脑袋的胳膊给麻醒的。擦擦桌上口水又甩甩胳膊,刚想起身腿里一阵酥麻电流又跌坐回椅子上,得,睡太久腿也麻了。原地清醒了好一会儿才再次起身,慢慢悠悠往屋里挪,肚子有些饿却没什么胃口,他还想再躺会儿。

 

最近是越来越懒了,文哥若知道自己不好好吃饭肯定要皱着眉头训,怎么刚醒又满脑子文哥,呜呜好想他噢,没救咯……思绪飘远意识迷蒙,小家伙就这样昏昏沉沉又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

 





等第二日晨起时宋亚轩才察觉出不对劲来。自己昨日竟真的晚饭都没吃就这么睡了一天!要不是看身上衣衫整齐全须全尾儿的没任何受伤痕迹他真要怀疑是被人下药了。

 


起床洗漱一番后肚子已叫得厉害,再懒下去总不能把自己饿死,终于决定生火做饭安慰一下空了快一整天的小肚子。昨日买的食材还剩些肉丝,烫个皮蛋瘦肉粥再配些小菜再好不过,清爽又方便。

 


半炷香的功夫锅里就沸腾飘香,掀了锅盖香气更是扑面而来,馋得小人儿凑上前又猛吸一口,啧,自封个中华小厨神吧!就着锅铲尝了味道咸淡,又拿碗碟装盘,再炒了两个小菜后一个人乖乖在饭桌前坐好准备享用美食。

 


兴冲冲拿起筷子吃了一小口后小耳朵又垂下了,刚才的食欲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明明很饿可却什么都不想吃。努力往嘴里塞了口菜,味同嚼蜡。自己这是怎么了?当真想哥哥想到茶饭不思了?夸张了吧……

 


小人儿呆望了会儿面前吃食,本着不能浪费的精神强迫自己又举起筷子。谁料小半碗粥下肚片刻的功夫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迫不得已捂着嘴直往水池冲,才吃进去的一下都吐了个干净……胃吐空后对着水池又是好一阵干呕,难受得眼眶都蓄满生理泪水。宋亚轩撑在水池边小口喘着气缓解,嘴里胆汁泛苦,漱了三遍口才稍好些。

 



眼下饭是吃不得了,也顾不上收拾,猫着身子回屋躺下自己给自己揉肚子。是昨天下午趴外头睡着凉了么?症状也不像啊,难道吃的东西不对?可明明煮的都很清淡……正想着肚子“咕噜”一声又叫起来,这样下去可不行,真得活活饿死了。思前想后找不出病因,小家伙脑袋一拍决定给自己把个脉——

 

谁说郎中不能给自个儿看病了!

 

于是左手搭右手,两指一伸认真号起脉来。

 



一分钟后宋亚轩怀疑了他整整十九年的“漫长”人生——

 

一条还算平稳的脉象后竟还藏着另一条微弱的脉搏!

换句话说,他有喜了。

 

……

 




此时距离宋亚轩把出自己喜脉已过了半个时辰,当事人仍维持着诊脉姿势发呆。他不敢想也不敢信。自己是男子,货真价实的男子,就算现在体质特殊变成了狼那性别也不会改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脑袋里不觉回忆起哥哥闭关前与自己的厮混……说是夜夜笙歌也不为过可那也不至于……啊!难道先前哥哥说可以用灵力让他有孕竟是真的?可自己一直都当玩笑话啊,男人有孕无论如何都荒唐难道要看着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最后再挨疼生下个娃娃吗这要传出去……

 

小家伙成功把自己想崩溃了。

 



窝在被子里缩成小小团,手轻轻触上小腹,泪水就这么流下来。他属实是没经历过这样的大事,慌张无措胃又还难受着,可怜兮兮放出小尾巴将自己围了个圈儿才稍稍有些安全感。

 

怎么办,要生下来么,他是害怕的。可这是文哥的宝宝,又怎么舍得。

 


‘文哥的宝宝’,‘是文哥和自己的宝宝’,宋亚轩小声念了两遍。轻声念出来这种感觉实在太奇妙,心底莫名就柔软,漾出一丝欢喜,一点期盼。脸颊还挂着泪痕就又笑起来,宋亚轩心想文哥要是在定又要笑话他。不过现在肚子里有了宝宝,是会笑话还是会好生哄着也不一定吧,不知道文哥听到自己怀孕会是什么反应,小家伙又期待起来。

 



顾着腹中孩子,歇了片刻后宋亚轩还是决定吃些东西。好在这会儿反应没那么强烈,剩下的半碗粥喝下去没太大不适。吃完饭收拾完捧了壶热水早早又回了被窝,胎气未稳可经不住任何闪失。怎么这么快就适应了新身份……等回过神时双手已护在小腹,宋亚轩轻叹了口气乖乖躺下了。

 





得知自己遇喜后的一周小家伙做事都战战兢兢,生怕磕着碰着。从前肆意散漫的身子好像因为腹中这颗金豆子也娇贵起来,吃的越来越挑不知何时就会失了食欲吐上一阵。宋亚轩给自己开了调理的方子,结果药还没煎好闻着味儿就先拜下阵来,最后是拿帕子捂住口鼻硬生生往嘴里灌的,为了宝宝,他忍。

 

这种日子过到第十日终于结束——哥哥回来了。

 



整整四十九日未见,望着推门踏入的高大身影,四目相对小人儿又不争气的落下泪来。

 

好在下一秒他就被拥入一个无比温暖安心的怀抱,日思夜想的怀抱。










《素律告白》掉落

突然掉落的一点好东西🤫

老规矩正文在微博置顶里找,

密码见下方彩蛋

(换了个画风感觉会比较贴素律的人设,但我也不知道咋样反正大家多担待🥹)

彩蛋是因为生病变成的超级无敌撒娇小狗~🤫

(太娇了,会被文哥暗鲨,慎入)


彩蛋是文轩火锅店后续~

是让文哥心软软的宝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