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

vb🆔:Uni_Lsong

林深有归处 21

人类轩&狼族文

直掰弯

私设一切皆有可能


21

 

一瞬雀跃心情跌至冰窖,仿佛怀里揣了颗定时炸弹,心跳伴着耳鸣陡然剧烈起伏。宋亚轩努力平复着呼出一口气想要装作无事发生,却还是紧张得全身发麻大脑缺氧愣在原地好一会儿。

 

“轩儿?没带荷包么还是哪里不舒服”

“啊?啊没有……”

 

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一定很难看,但眼下也没心思再向哥哥伪装解释,顺着话茬说自己胃突然疼了一下才迅速将纸条掖入衣服深处再若无其事地掏荷包。

 

小腹立马就被温热大手覆上轻揉,宋亚轩紧咬着下唇低下头,神色晦暗不明。一个谎要千百个谎来圆,他已经回不了头,只能继续隐瞒。

 

幸好哥哥并未起疑。

 


 

回家路上宋亚轩捧着三个孔明灯抱在胸前,刘耀文还环着他腰仔细护着,看似亲密无间,两人却各自揣着心思,一路少言。

 

 




进了院门小狼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不过还是有些担心小家伙的胃,便叫人上屋里躺着,打算熬点米汤给他养养。

 

这安排正合宋亚轩的意,挤出张笑脸甜甜谢过文哥快步进了屋。关上门的那刻,仅剩的一点笑意也消耗殆尽。

 


惊恐、不安的情绪向他迅速聚拢,手心都出汗。看了眼窗外哥哥正背对着他专心淘米,这才小心翼翼掏出纸条。

 

还是和上次一样的信纸,只不过被裁剩了一半,稳住心神缓缓展开,仅一句话——

 

【三日内刘耀文必在竹林见他父亲,你跟去便可知我所言非虚】

 


什么……

 

宋亚轩跌坐在床侧震惊失语,脑袋愈发混沌,上一张纸条的信息还未消化又砸下一记重锤。言尽于此,他不得不对哥哥生疑,但此刻比起哥哥是否藏了秘密,他更想知道这个来去无踪的神秘人物究竟是谁,他为何好似对一切都了如指掌……

 

这种被人完全掌控的感觉实在糟糕,压抑又窒息,但他束手无策。宋亚轩开始回想,想事情是怎么一步步发展到今天的失控局面,企图从回忆中找到些蛛丝马迹。

 

从捡到小狼开始,好像一切都顺理成章水到渠成,除了每日饮血,刘耀文没有任何可疑举动。哥哥一直都那么温柔体贴,事无巨细的照顾自己,就算另有所图,可都说眼睛不会骗人,每每望向自己的那双深情狼眸让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谎言。他不信,除非哥哥亲口说,否则绝不相信……

 

那就要听哥哥亲口说。

 

 

两张信纸被藏匿在同一处,宋亚轩整理好心情又换上那副招牌笑容推门去院子里给哥哥打下手。

 

……

 






一连两日风平浪静。

 


就在宋亚轩开始怀疑那人诓他时,刘耀文在第三日清晨独自进了竹林。他起床的动作很轻,为了不吵醒枕边人甚至化了狼形。

 

可他不知,那个看似睡得香甜的小人儿,一夜未眠。

 


关上门的一瞬宋亚轩就睁了眼,摸着身侧余温心跳砰砰响得厉害。一切竟真如那人所言……

 

他有些害怕了,可总要亲眼见见。

 

 

硬着头皮下床穿衣,开了条门缝四处张望确保无人发现才躬身出了门。竹林他再熟悉不过,沿着小道往里走了没两分钟便有细碎交谈声,连忙弯腰躲在块大石后头不再敢轻举妄动。他听出哥哥的声音,另一个略显苍老,想必真的就是刘耀文父亲。

 


寒风凛冽裹挟着落叶唏沙作响,声音断断续续传来听的并不太真切。宋亚轩努力凑近屏气凝神细听,寥寥几句就惊得他头皮发麻——

 

‘你是未来的狼王’

 

‘别给我动什么感情,记住自己的使命’

 

‘都还在按计划走么’

 

……

 


周遭突然安静,许久都没再传来声响,他急切的想听到哥哥的回答却又揪着心的害怕。

 


终于等来宣判,风都戏剧性的停歇。

 

 

‘是,父亲’

‘已经连饮四十日了’

 

‘好,你心里有数便好’

 

……

 

 

从未有过的冷漠语调一字一句清晰入耳,纯澈杏眸瞬时蓄满泪水。宋亚轩双手捂嘴努力让自己别哭出声,此时只恨自己软弱无能。

 


林子深处的两人还在说些别的,可他已经听不下去了,哥哥的话似千万根针扎入心脏,痛得快不能呼吸。

 

原来都是谎言,原来我只是你成王路上的牺牲品,原来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人自作多情,还痴心妄想要长相厮守……也是,我哪里又配得上呢,你这高高在上的狼王……

 


泪腺决了堤衣服都擦湿,眼下只想离开这里。蹲太久猛地起身时没站稳,一个趔趄绊出点声响也顾不得其他,逃似的出了竹林。

 


 

“什么声音”

 

老狼王还是敏锐的捕捉到。

 

“父亲放心,是只野猫,我刚刚看到了”

 

“好,族中还有要事我就不久留了,耀文,临近结束更要万事小心,别出什么错漏”

 

“是”

 



刘耀文目送父亲离开,轻叹了一口气,但愿吧,赌一把。










评论(22)

热度(130)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